您现在的位置: 炎黄书画家网 >> 文章中心 >> 来稿选登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组图]我眼中的书法名家闫锐敏先生         ★★★ 【字体:
我眼中的书法名家闫锐敏先生
作者:刘小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66    更新时间:2016-08-24

 

 

 

未羊年小雪后的第三天,淄博迎来了两年罕至的第一场大雪,正因为“罕至”所以显得尤为珍贵,微信朋友圈里都在晒雪景。瑞雪兆丰年。淄博的书画收藏圈里也迎来了一位既熟悉又尊贵的客人——中国楷书名家闫锐敏先生。闫老师也是两年未来淄博了,这次是应邀来参加在淄博举办的“山东省书法美术教师培训暨省内书法美术校长高峰论坛”进行讲座的。前段日子从微信上一直关注着闫老师的行踪,闫老师今年几乎就没有闲下停歇的脚步,从祖国的最北端漠河到广西的北海,再到广东的肇庆,江西南昌,福建厦门,山东青岛、潍坊,一路挥洒而来。


 

 

1123日下午即接到他的电话,说在高速上马上到淄博了,让我把下榻酒店地址发给他。随后赶紧去丽景苑大酒店等他。过了一会,潍坊一位老板亲自开车把闫老师送到。闫老师仍是那副神态自若、稳若泰山的样子,眯着小眼睛给我一个拥抱。到房间里从行李箱里给我拿出从青岛带来的上等新鲜的崂山茶品尝。叙完旧,进来几位当地熟悉的书法校长,聊着聊着,闫老师就教开我们制作二维码名片了,他对电子产品的精通让我们这些年轻人都望尘莫及,其实我们佩服的是他对生活、对新鲜事物的热爱和学习钻研的精神。当晚我把闫老师莅临的消息和合影从微信发出去后没多久,就接到两位企业界朋友电话,一位想请闫老师吃饭,一位想请闫老师到企业写字。随后与闫老师进行了沟通,他让我看着安排就行。我知道他的意思:吃饭靠后站,写字排前边。他来淄博都是悄悄的,否则有太多的饭局等着他,因为淄博包括山东有太多他的朋友,上至达官贵胄,下至普通老百姓,谁都愿意请他,他风趣幽默,和蔼可亲,没有架子,接地气,饭桌上永远充满笑声,有他的饭局不仅让人长知识、交到朋友,还让人心情愉快,青春永驻。没有那种满是领导的饭局上的规矩束缚和官僚气,有他的饭局,官职再大的领导也会被他营造的气氛感染成一个充满七情六欲的小老百姓,这不仅是人格的魅力,其实也是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可惜,我参加见证过无数次这样的饭局,就是学不会。也许,有些东西就是与生俱来的。

 

 

 

24日的书法讲座,闫老师结合自己多年书法教学的经验,深入浅出地娓娓道来,深受大家的欢迎。中午讲完后,山东各地的书法美术学校的校长、教师们争着和闫老师合影留念,索要签字。午休后,淄博企业的朋友冒着飞扬的雪花开车来接我们到开发区某会所。朋友的老板圈子也来了几位,简单的寒暄后,闫老师铺开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开写。看他写楷书是一种享受,他写字的过程,缓缓而来,娓娓道来,特别能稳住笔锋,不紧不慢,仿佛是在打一套太极拳和做瑜伽操,舒展自如,从头至尾写下来,有一种舒缓的节奏,让人浮躁疲惫的心立刻就能沉静下来。与那些“激情型”“表演型”的书法家写字时大呼嚎叫、龙飞凤舞、墨点飞溅的状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且闫老师写字无论是桌面、毡子上,还是宣纸上,都非常干净,墨的浓淡干湿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不需要助手拿着废宣纸,像有些书法家写字时蘸的墨和水过多而惊慌失措地吸墨那样伺候,他几十年的功力,对笔墨纸砚的性能已经达到了一种掌控自若的境地,所以写字的过程也是游刃有余,写出来的楷书不死板、不呆滞、不僵硬,有一种俊逸、灵动的气韵,除了他数十年的功力、悟性、修为以外,也与他写楷书取法有关,很多人写楷书穷尽毕生精力殚精竭虑攻其一种,但直至老死也未必追上古人达到理想化境,反而迷失了自我,成了书奴。闫老师聪明可贵之处就是他理顺了书法的脉络,找到了出处,寻根溯源,旁征博引,他的楷书里信息量很大,褚遂良的、张黑女的、二王的等等都有,吸收消化的很好,就有了自己的面目风格。专业上的东西我就不再啰嗦了。

 

 

闫老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与桓台老县长徐学汉、郑春坡等相识,从而踏上了淄博这片土地,交了许多朋友,也收了弟子,题写过许多匾额,是桓台县的荣誉县民,博山区的荣誉区民,山东理工大学的特聘教授。他现在公开的身份是炎黄书画家协会主席,国务院办公厅书法导师,中国人民大学书法导师。我和闫老师相识于十年前的2002年,他应淄博硬笔书法学校邀请来讲课时认识的,那时候我给他写了第一篇称不上评论的文章《天道酬勤》刊发在了20021012日的《淄博日报》上,从此结下了我们割舍不断的亦师亦友的情缘。其实,知道闫老师的大名,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正是硬笔书法热的成熟期,他和庞中华、田英章、王正良等都是中国硬笔书法界叱诧风云炙手可热的顶尖人物,新华书店里全是他们出版的字帖,各种专业杂志也是他们的专题。那时我在乡下上初中,也是硬笔书法爱好者,他们无疑是我顶礼膜拜的偶像,无论如何我也不敢想象此后十年竟然见到了他们的大活人,而且和他们吃饭聊天,给他们写文章,他们赠送我作品!


 

 

和闫老师认识后,他每次来淄博几乎都喊我过去吃饭,参加聚会,认识朋友。我随他去博山去沂源参加笔会,所到之处,都受到热情友好尊荣接待。我在淄博看到闫老师给一些企业和店铺题写的牌匾,感到很亲切,如见其人;我去北戴河参加会议,到山海关游玩时看到他题写的牌坊匾额,我自豪地对同行的《书法报》编辑说,我和闫老师很熟!。随着交往的深入,我对闫老师其人其艺都有了深刻的认识和了解,我先后给闫老师撰写了《端庄疏朗,丰秀大方——阎锐敏的楷书艺术特征及其价值》、《传统·传承·传奇——从闫锐敏题匾看匾额的收藏价值》等评论文章,发在了北京《艺术理财》《东方之子》《收藏快报》《华夏书画报》等多种刊物上,产生了很大影响。许多给闫老师写文章的记者、作家也都先后引用、摘抄过我的文章,每次闫老师都亲自给我打电话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凡是利于您宣传报道的文章随便用,无所谓侵权。有很多人都从我博客里引用摘抄,我都没有意见,文章写出来就是让感兴趣的人看的、用的。在这里我还要顺便提一下另外一篇在书法界引起广泛关注的文章《打进去与闯出来——田英章与闫锐敏书法比较谈》,这篇文章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我听说田老师不高兴了,田老师的粉丝们也不高兴了,其实我写这篇文章是读了济南李宗玮先生的专著《悟对书艺》一书后受到启发即兴写下来的一篇博文,有些知情的人后来说我那篇文章有点考虑不周,言外之意是我得罪了田老师这位名家财神。其实不然,我当时也预测到了后来的效果,毕竟没有平白无故乱写文章的,那篇文章也带着我的一种情绪,那几年田先生来淄博提前按照其当地经纪人的授意,都是我提前周游于当地数家报社电台进行宣传,过后我自己再去打点媒体的朋友。但是田先生就像他写字一样,太较真了,把自己一些东西看得太重了,这样我就感觉没有多大意思,所以他那年也住在丽景苑这个酒店,走的时候叫人给我打电话过来吃饭,我也没有来。后来就逐渐没了联系。但我写那篇文章不是恶意要攻击田英章,也不是闫老师授意炒作,只是我自己的一种情绪反应,至于田先生多么不高兴,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就看他自己的胸怀了,反正我也不指望他的作品发财。我只想说,什么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不是平白无故的。人不论是地位、名气、财富多么牛逼,但都应该学会互相尊重,平等互利,照顾对方的感受,不能不把自己当回事儿,但也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儿。

 

 

好像扯远了,言归正传。交往久了,人们都知道闫老师除了书法还是是一位厨艺高、电子精通的行家,他自己钻研学习,一些年轻人会的东西他都会,每当在饭局上,他打开随身携带的微型投影仪投向墙壁或天花板,给大家演示他拍的教学视频,总幽默地说是给大家治疗颈椎病!应该说他是书法家中玩高科技玩得最好的!微信中的一些功能运用,闫老师都是亲自手把手地教给我们。他热爱生活,也重视朋友感情和处事细节,前几年我没搬家之前,每到年底闫老师总亲笔写好春联用快递寄给我,令我非常感动,都舍不得贴门上,而是仔细收藏起来。



 

认识闫老师至今,我去过北京他家中两次,他家在丰台的时候去过一次,在他家吃的午饭,他弟弟掌勺。第二次就是去年去开炎黄书画家协会的年会,晚上我跟闫老师去他家里去取为淄博家具协会题写的会标。那次开会,我不仅被吸收为协会的理论部主任,而且认识了北京一些书法家和企业家,像北京书协副主席刘俊京老师,虽然早有书信往来,但那次是第一次见面。还有北京名家苏适的女儿苏泽立也是一位写得很好得其家传的书法家;还有任怀殊先生、吴玉生先生等老师,还有燕赵传媒的宋双江先生等都是很成功的做文化产业的青年企业家。闫老师三十多年行走全国,认识太多的企业家和领导,建立有庞大的人脉资源网,所以他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一个电话就有人去接待他。所以请不到他的朋友也不能怪他,他没有架子,但是新朋友老朋友太多了。

 

闫老师的成名成家成功不是偶然,也不是一蹶而就的,而是数十年功力和人格魅力的积累;他不是靠着官衔、地位成功的,而是靠着他雅俗共赏的书法魅力和重感情爱生活交朋友的真性情。那些官方书协的主席副主席想必也未有他这般活得自由潇洒,作品也不跟他在全国普及的如此之多,所以在今年这种艺术市场遭遇寒冬萧条时期,那些官方领导靠炒作起家、靠政治施压的书画家风光不再,门可罗雀,作品暴跌,无人问津,而闫老师这类书法家却逆袭上扬,热度不减,备受追崇,凭的还是作品的实力。尤其闫老师多年来没有走画廊销售代理这条路子进行包装运作,他一直抱着玩的心态,走到哪里结识一帮朋友,直接给朋友写,省却了中间商。他没把写字看得那么重,他说自己就是个写字匠、教书匠,相反别人却很看重他的作品,因为他给人写字让别人感受到了一种尊重,对别人的尊重和对艺术的尊重,不像有些写行草的书法家一看企业老板不出钱就胡涂乱抹应付了事。他的字挂出来,可读可识可评可学,不像有些书法家只顾自我陶醉,写得不仅让人认不得,还怪人家欣赏者没文化!

 

天亮了,不说了,有点胡言乱语,该休息了。每个人心中都有杆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评判标准,这就是我眼中的闫锐敏老师,当然这不是他的全部,艺无止境,因为生活还在继续。

1125日凌晨电脑前随笔

(作者系山东艺术收藏文化传媒总经理兼执行主编、《书法报》特约评论员、炎黄书画家协会理论部主任、山东青年作协会员、淄博文艺评论家协会、市青年书协副秘书长、市企业界书画家协会(筹)秘书长等)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